厦门航空国际旅行社泉州分公司

欢迎您!请登录 | 免费注册
您的位置: 泉州旅游网 > 旅游攻略 > 出境 > 走进俄罗斯红场

走进俄罗斯红场

出境 厦航国旅2013-04-15 15:59

 从最初的集市和贸易区,到火灾广场和拿破仑“梅毒大军”的司令部,再到今天国家的象征和圣地,莫斯科红场经历和见证了俄罗斯500多年的雪雨风霜。它是俄罗斯的心脏,置身其中,你感悟到的是整个俄罗斯沧桑历史的浓缩。

  2011年5月9日,俄罗斯成功举行纪念卫国战争胜利65周年阅兵。这是俄罗斯历史上首次全国性阅兵活动,全国70余个城市共7万军人参加阅兵,受阅部队展现了俄罗斯日渐复苏的强大军力。从1923年列宁首次在红场检阅军队开始,几十年里,红场阅兵次数达190多次,这无疑算得上是世界之最。

“火灾广场”与断头台

  拿破伦“梅毒大军”的司令部

  许多人认为,俄罗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应该有一个与其面积相称的首都广场。但实际上,红场的面积只有9.1万平方米(相当于13个足球场),仅是中国天安门广场的五分之一。

  红场开辟于15世纪末,它曾经有一个另类的名字:火灾广场。当时,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在莫斯科城东开拓的“城外工商区”,为士农工商居住、交易之地。而就在1517 年,这里发生了一次特大火灾,建筑全被烧毁,该处随即变为一片空地,“新空地”和“烧光的地方”就变成了它的名字,之后人们又干脆称之为“火灾广场”。

  而就在公元1662年,这个火灾广场迎来了新生——这里正式改称“红场”,意为“美丽的广场”。从此,红场开始走上俄罗斯的历史舞台,承担起沙俄帝国各种庞大公共典礼,甚至作为沙皇的加冕之地。

  不过,美丽的红场在那个时候却充斥着浓烈的血腥味——红场南面用白色石头建起的圆形平台,就是俄罗斯历史上著名的断头台。它建于1547年,本是沙皇发布诏书与宣读文告的地方,但后来却成了侩子手的行刑之处。

  到了17世纪时,沙皇彼得大帝暴虐凶残,红场血流成河,成了一个“大屠场”。不少旧派基督徒(当时盛行东正教)在红场被活活烧死——有的人罪名甚至仅是“胸前划十字没用三指而用两指”,最多的一次,彼得大帝曾一天内将1700多名叛变的火枪手在此绞死或砍杀,这里被鲜血浇灌成了真正的“红”场……

  不过,红场迎来的第一场大规模流血战争,却与法兰西皇帝拿破仑有关。这位“科西嘉怪人”对俄罗斯土地从来没有好感,俄国沙皇多次组织的反法同盟更是激怒了他。拿破仑发誓要攻占莫斯科、奴役斯拉夫人,报仇雪恨。

  1812年5月,拿破仑率领60万大军远征俄罗斯。大军势如破竹,同年9月16日,拿破仑骑着高头大马进入莫斯科,将司令部设在红场旁的克里姆林宫。他本以为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将会妥协,没想到亚历山大却送给他一件最暴力的“礼物”——莫斯科全城居民撤退后,亚历山大在红场放起了一把大火,这场火连续烧了4天4夜,烧光了莫斯科全城的取暖之物,也烧灭了法国军队继续进军的决心——随着寒冬到来,身着夏装的法国士兵一边冷得发抖,一边不停地抱怨自己的皇帝疯了,怎么会起心思攻占这样一个严酷之地。

 

红场的极寒与俄罗斯哥萨克骑兵的反扑,让拿破仑还没来得及体验红场的圣诞节,就全军溃退了,为红场历史留下了一串庞大而血腥的数字:莫斯科战役后,总数达60万人的法国军队,最后只有5万人生还逃回法国,除战死的士兵外,还有20多万人被俄军烧死或活埋……

  有考古学家通过研究法国士兵的尸骨得出结论:拿破仑进攻俄罗斯的大军竟有高达80%的人患有严重梅毒——立陶宛维尔纽斯大学解剖学副教授里曼塔斯·简考斯卡斯说,“这些患有性病的士兵在极度寒冷中行军2000多公里,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另有史学家证实,从红场撤退的不少法军士兵也出现极大的伤亡,这些士兵并不都是被冻死的,有许多是被撑死和热死的——这些饿得要命的法国士兵闯入民宅,将火腿、煎蛋和白兰地酒一阵猛吃猛喝,竟有许多人被噎死撑死;一些人因为从冰天雪地中骤然进入生着火炉的屋中,一下子暖和得太快,竟致血管爆裂而死。

  战争过后,莫斯科人民重建家园,他们有意拓宽了红场以纪念这次胜利。他们将红场的地面用黑色条石铺就,凸凹不平但却一尘不染,俯下身去触摸这些冰冷润泽而坚硬无比的石头,仿佛看到了当年拿破仑大军遭遇的熊熊大火,看到俄罗斯军队凯旋后在这里接受欢呼的身影……

红场大阅兵

  几十年不变的传奇

  到上世纪20 年代的苏联时期,红场与邻近的瓦西列夫斯基广场合二为一,红场自此被扩张到现在的规模。1923年5月1日,苏联首次在红场举行阅兵,受阅部队由步兵师、骑兵师、特种装甲分队和飞行队组成,列宁和托洛茨基检阅了刚刚成立的苏维埃红军部队。

  红场的光环就这样安静地覆盖着苏联,直到1941年,这里的安宁再次被打破:苏联遭到德国纳粹的闪电突袭,整个国家岌岌可危。

  阿道夫·希特勒,这位纳粹元首在进攻莫斯科时,年龄与拿破仑一样,也是52岁。而这两个野心家,却也在同样的地点犯下了同样的错误:他们完全低估了俄罗斯民族,低估了红场——这个斯拉夫人灵魂的爆发地。

  1941年11月7日,德国铁骑兵临城下,此时莫斯科的苏联政府已经撤走,但斯大林仍坚持举行了纪念十月革命24周年的阅兵典礼,所有受阅部队在典礼后立即开赴战场——在阅兵方阵前往红场的路上,不少的士兵满脸灰尘、衣着邋遢,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阅兵现场也是比较混乱,由于各种原因分列式的徒步方阵也极不整齐。没有空虚的口号,没有大肆的排场,只有生死相搏的使命。斯大林在此发表了一段极富感染力的演说:“法西斯主义要毁灭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呢?是曾经出现过库图佐夫和苏沃洛夫、普希金和托尔斯泰、列宾和苏里科夫、车尔尼雪夫斯基、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格林卡和柴科夫斯基这些伟大人物的民族……”

红场,这个俄罗斯的心脏燃烧起来了,这一次阅兵,苏联的军心民心得到了极大的鼓舞。45万首都居民,其中75%为妇女,全都参与了莫斯科城内外防御工事的构筑,连克里姆林宫附近也不例外。莫斯科全城武装起来,组建了新的民兵师,做好了巷战准备。

  无数可歌可泣的抗战故事就此书写:英勇的苏军士兵面对坦克集群的冲锋,靠燃烧瓶和集束手榴弹打退了德军无数次进攻,除普通士兵外,不断还有志愿兵参战;一个妇女营从红场出发向前线输送物资,发现前线阵地士兵已全部阵亡,她们就自己拿起枪,当起了士兵;莫斯科城下一个公路路口,一个苏军营在击毁德军18辆坦克后,自己也只剩28个人,指导员克罗奇科夫吼出了一句激动人心的口号:“俄国虽大,但已无路可退,身后就是莫斯科”。最后,28名勇士全部牺牲,克罗奇科夫抱着一捆集束手榴弹扑向德军,与一辆虎式坦克同归于尽……

 

与拿破仑一样,希特勒犯了同样的战略错误。德军因战线过长,补给不足,既没有设防御阵地和战役预备队,又无在冬季条件下作战的准备。保暖衣服和雪地伪装服都不足,坦克和其他车辆都因低温而不能动弹。到1942年1月初,精疲力竭的德军损失了15多万人,撤退出莫斯科100公里外,德军溃败在即。此时,数百公里外,扭转二战格局的斯大林格勒战役刚刚展开。

  1945年6月24日,还是在红场,苏联举行了二战胜利后的第一次阅兵庆典,声势浩大,当士兵将缴获的纳粹军旗放在列宁墓前时,整个莫斯科都在哭泣。红场,此时又承载了整个俄罗斯民族的热血与泪水……

  冷战时代结束后,俄罗斯于1994年正式恢复了红场阅兵,并延续至今。在阳光或风雪的覆盖下,红场坚硬依旧,当数目庞大的三军战士按照精心设计的严整方阵,迈着整齐威武的正步走过时,俄罗斯人总会热血燃烧——这些人有的从未离开过,有的则是常年在外的游子,还有的是皱纹早已爬满额头的二战老兵。或许,每一次阅兵的兵器装备在变,战士的面孔在变,但是俄罗斯人的坚毅面容,以及红场中跳动的斯拉夫之心,从不曾改变。

这里成为游客最津津乐道的旅游胜地之一

  艺术、繁华与传奇交集的天堂

  每一座建筑都有一个奇特的故事

  现在的红场,除了阅兵式,还因为其周围的著名建筑而闻名世界,这里的每一座建筑物都与某个重大历史事件息息相关。

  比如红场南面著名的圣·瓦西里升天大教堂,它是伊凡雷帝为了纪念1552年战胜喀山鞑靼军队而建。教堂用红色的石头建成,大尖顶的教堂冠旁,还有8个不同色彩的塔楼。传说在战争中,俄罗斯军队曾经得到过8位圣人的帮助,所以这8个塔楼分别代表着一位圣人,而中间那座最高的教堂冠则象征着上帝的至高地位——尽管传说是如此的美丽,但现实却仍然残忍。由于伊凡雷帝极度热爱这座教堂,他为了让别处不再出现这样美丽的教堂,甚至下令挖掉了建筑师的双眼……

  教堂再往南,是一直延伸到莫斯科河畔的瓦西里斜坡。1987年,19岁的联邦德国青年鲁斯特驾驶着他的轻型单引擎运动飞机,穿过了当时被认为是无懈可击的苏联防空系统,在这里降落。当一袭红色工作服的鲁斯特走下飞机、羞涩地向红场上散步的人群报以微笑时,他并不知道,他已让苏联乃至全世界都为之瞠目结舌。最后,鲁斯特因非法入境罪及扰乱航空秩序罪被判入狱4年,而丢尽颜面的苏联政府则愤怒地将国防部长和防空军总司令撤职。

  红场西面就是俄罗斯的心脏:克林姆林宫。东正教的文化在这个庞大建筑群中得到充分体现,这里有历代沙皇宝座所在地——多棱宫;沙皇举行加冕或隆重礼拜的圣母升天大教堂、法衣教堂;彼得大帝以前历代帝王的陵墓等。这里还有40吨重的大炮、200吨重的钟王,皆为镇宫之宝。克里姆林宫墙的正面是列宁墓,悼念大厅内,列宁遗体安详地躺在铺有红色党旗和国旗的水晶棺内,身穿着当年的黄色上衣,胸前佩戴着一枚红旗勋章。

  红场的北端,是红砖银顶的莫斯科国家历史博物馆,博物馆前还有二战时期著名的“战场消防员”——朱可夫元帅雕像。西北面则是无名烈士墓,绿草环抱的深红色大理石陵墓上陈设着钢盔和军旗的青铜雕塑。墓碑上镌刻着一行铭文:“你的名字无人知道,你的功勋永垂不朽”。陵墓前燃着永不熄灭的火焰,以纪念二战牺牲的无数烈士。

  在现代,人们最不能错过的是夜里的红场。在晚霞中,繁华的街景和这里历史痕迹粘连在一起,让人不由得想起那支普京最喜欢的乐队lube,以及他们那如伏特加般的歌声:“祖父四十五年在柏林拍的照片,在老相册里被找到,那时他是红军的指挥官,有青草的味道。在黎明的时候,被士兵的靴子践踏的手和脚,从被轰炸过的土地里发出呻吟……”

 

 

打印

其他旅游资讯文章

网站地图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发展历程旅游资质用户协议免责声明 厦航国旅       Copyright © 2007-2017 泉州旅游网

旅行社业务许可证:L-FJ-CJ-00016   报名地址: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田安北路武夷花园明达阁11号店面   闽ICP备16037933号-5

客户服务电话

0595-22019788

在线咨询